风玖

我好开心啊。
(抑郁症中度治疗中请勿靠近)

〔秦豫〕异端.1

私设
说书人秦×教书先生豫。
豫听见某些噪音会头疼。
豫是个比较喜欢孩子的人。
秦是个比较喜欢事实的人。
是个中篇。

1

当豫依旧蹲在麦地里,正在盘算今年这麦交完公粮还剩多少又能取多少钱时,旁边小路上跑来三三两两的学生,笑着叫到:
“先生,下午一时了,还不来私塾吗?有些人已经翻院子跑了!!您种的那棵树可是方便的很,爬到树中央一抬脚踩树叉上就能跑!”
“伊道什么?”
“先生今天让休息咯。不过我们可不信,想再学点知识,将来好填饱肚子。”
“异端。”
他把烟斗端正在手上,咒骂似的吐出云雾。眉毛皱了皱才倒出这几个似难吃的豆子似的东西来,和孩子们一起走去不远的土胚房。
“今日的国文……学核舟记。”
底下又是哗啦啦的一片翻书声,夹杂着几句偷偷摸摸的私语,不一会又安静了下来。虽然细微但还是让他听见了。
“站起来。”
他今日听见这杂音心情便就又不好了些。怎就没办法让他们好好学习,就又发脾气似的让窄窄的空间里再少些空位。
教室里没有灯。开着窗户就可以维持到下午四时,旁边又是田野,有时也能看见蜻蜓,鲜少有蚂蚁爬过来。天空还是蓝的干净,连一丝云都没有。周围也光秃秃的没有树,只有几棵草,一朵花。
再看里面,又是一片推凳子,你挤我我挤你的声音。
这下他就再也忍不住,捂着头说:
“都给我回家!”
然后自顾自的抓起有些翻卷的课本,跨过门栏走了。留下的孩子们面面相觑,不过三五分钟就又雀跃的跟着跨过门栏挤出私塾的门跑回家了。
豫回到家后也没心思备课或是温习,只是掂起那不算太重的钱袋,准备上街买些治头痛的药,顺带听会说书了。

homura

晓美焰曾经不止一次看到过她的死去。
她悔恨,自责。泪滴无声的滑落在脸颊。她认为只要阻止她成为魔法少女就好了。但她错了。因果已经被无限的放大,最后成为了一个强大的愿望。“我的愿望是,过去,现在和未来的魔女,在诞生之前就被消灭!”
她成神了。
只留她一人在世界上。没有人记得她——圆环之理。
她觉得她自己都要疯掉了。她认为有关她的记忆是虚假的。连她自己都开始动摇了,她觉得这只是一个荒唐的梦。
她来到了一个虚假的城市。
是她自己建设出来的。
她苦苦追寻的结果就是自己是魔女。
“我从来没祈求过这样的爱情。”她自己说的。她自己都不相信。只要在这个结界里,她就永远会陪着自己。
但她又错了。她被拯救了,她笑着说要带着她走。
“终于,抓到你了。”灵魂宝石破碎的少女嘴角上扬到了一个诡异的弧度。说要带她走的神,被分离了。
“比希望更炙热,比绝望更深邃——是爱啊。”
她终于明白了爱的真谛。她成为了恶魔。
“这条发带,还是戴在你的头上最合适了呢。”她哭了。几百次的轮回。
END。